????林淼从早上十点出头,一直跟何胜明聊大纲到中午十二点四十多,聊得废寝忘食,差点喝奶喝得连午饭都忘了吃。但林淼有奶续命顶得住,何胜明光喝茶却受不了,到了一点出头,林淼终于想起小何同志并非铁人,一个电话大到西城饭庄,饭庄的伙计没一会儿就送来了三菜一汤。何胜明见小老板管饭,午饭吃得感激涕零。

????一大碗敲鱼汤,喝得连一点汁水都不剩。

????林淼奶足饭饱后,和何胜明一起摸着肚子躺在沙发上躺尸,明明能量都往胃里跑了,可大脑还在按惯性运转,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闭着眼继续探讨的剧情大纲。

????林淼不会写,也没写过。但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读过那么多古今中外名着,对各个系列的仲马都所熟悉了解,自己想设计一个骨架子出来,其实一点都不难。

????只是为了能让这个骨架足够坚挺,挂得住后面就要蜂拥而至的皮肉,林淼觉得必须把这个结构设计到至少90%以上完美的程度才行。这可是他走向经济独立的第一步,挂着神童和名人之子双重光环的处女作,万万马虎不得,放松不得,不能带有一丝半毫的侥幸。

????“披阅十年,增删五载,小何同志,我们不用这么讲究,市场经济,要讲质量,也要讲效率。今天只要能把主线定下来,你下个星期再来,我们的大纲差不多就能有个大概的初稿了,下下个星期再改一次,下下下星期,《东瓯日报》上就能开始连载。”林淼聊大纲聊跑偏了,开始给何胜明画大饼,“我估计这本,管你们报社要千字一百没问题,咱们有一说一,你干活辛苦,我们肯定看在眼里,不会让你白干。这稿费你一半,我一半,咱俩平分,以后你就是千字五十块,一天写两千字,每天拿一百块的分成。报社的工作,我也让少仪姨姨给你先停掉,你就每天专心写我的,单位的工资也照样拿,你看怎么样?”

????何胜明听得心潮和胃一起澎湃,打了个饱嗝,笑着道:“千字五十啊……”

????“嗯。”林淼点点头。

????何胜明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安静片刻,忽然又问:“你跟我说的,你爸那本给我署名的书,你爸……林老师什么时候开始写啊?”

????林淼睁开眼,身子像粘在了沙发上,一动不动,只是脖子朝何胜明一扭,瞥他一眼,问道:“你想说署名的事情吧?”

????何胜明呵呵傻笑,点头承认:“嗯。”

????林淼转回头去,打个哈欠,又伸了个懒腰,做完一整套餐后运动后,才缓缓回答:“我爸那本书,你没办法署名了,甲方是龙江市政府,那边不让挂别人的名字。”

????何胜明不由脸色一垮:“啊?那我的署名怎么办?”

????“算了,跟我一起署名吧。”林淼轻描淡写道,“我这本书,我们一起署名,也省得以后有人又说,我一边上学一边写,肯定有人代笔什么的,烦都烦死。干脆还是拿你出来当个挡箭牌,老子就认了总行了吧。一群红眼病,一天不逼逼就浑身不舒服。我现在干脆就明着让他们眼红,让他们看着我挣钱,我还半毛都不分给他们,恶心死他们。”

????何胜明听都直点头。

????当林淼说出他们共同署名的那一刻,林淼就已经是他的亲爸爸。

????不管爸爸说什么,那肯定都是对的!

????“嗯!”何胜明吃得肚子滚圆,本来脑子里的供血就不足,这么一激动,大脑能量就更不够用了,除了这个应一声,居然连句表忠心的话都说不出来。

????如果可以的话,其实他现在很想给林淼跪下来,伸出舌头舔林淼的脚上穿的小皮鞋。

????但毕竟是读书人,再怎么激动,多少还是得讲点脸面的。

????做人起码的体面不能丢啊。

????“淼淼,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写!”何胜明憋了半天,只能憋着这么句话。

????林淼微微一笑,仿佛看到自己上辈子年轻时的样子。

????妈个蛋……

????原来老子以前这么低贱过,真是让人不堪回首的往事……

????“加油吧,我相信你,你行的。”林淼像自己曾经的老板那样,对何胜明说了句毫无实际意义的,半毛钱都不用花的,过一会儿何胜明自己就会忘掉的鼓励的话。

????何胜明却仿佛打了鸡血,先把桌上的残羹剩饭一收拾,匆匆跑到楼下扔了。收拾完后回来,又麻利给林淼倒了牛奶,给他自己到了茶,急不可耐道:“我们继续吧!今天不睡了!”

????林淼想了想,说道:“淡定,我还要睡的。”

????……

????短暂的午休过后,两个人又谈了一下午。为了把主线做实,林淼甚至又回过头去,改了不少何胜明原先的设定,让设定和情节互相适应交融。就这样一直聊到夕阳开始斜下,过了四点,林淼终于有点精力不济,让何胜明先回去,把今天聊的东西,才重新整理一下,有什么新的想法,也可以写上,并约定下个星期天继续。何胜明聊了一天,依然精神奕奕,眼睛里居然在冒光,跟林淼又拍胸脯保证了一番,才总算带着亢奋离去。

????何胜明前脚离开,林淼立马给丁少仪打了个电话,三言两语把事情说清楚。

????丁少仪那头早就和林淼有约在先,对林淼的这本即将在《东瓯日报》上连载的,也是期待不已,很干脆就在电话里,和林淼谈妥了关键事宜。

????兴奋过度的何胜明,下楼后直接叫了辆三轮车。

????虽然雨早就停了,但爷就是高兴!

????傍晚东瓯市的路上,水坑反射着夕阳,何胜明看着漫天霞光,满地星辰灿烂,心里默默又升起一个念头:这是天要降大任于我,我这是要起飞了啊!

????怀着这样无比激动的念头,二十分钟后,何胜明回到东瓯日报大楼门前。从车上下来,正好见到几个大领导,欢送在东瓯市“调研”了两天的《曲江南都报》的穆书记和石经理离开。两人坐的公务车从何胜明身边驶过的瞬间,何胜明心中的预感,不由又更加的强烈了。

????走了!

????所有的霉运都走了!

????老天爷对我不薄!他告诉我了!他全都告诉我了!

????何胜明满头发热,见到送行的丁少仪走进楼内,他急急忙忙跟上,一直跟到报社领导全进了领导专用的电梯,何胜明二话不说,也一步迈了进去。

????报社里一群大佬见状面面相觑,何胜明满面红光地对丁少仪道:“丁主任,我刚从林老师家里回来,有个作品大纲要给你看一下!”

????电梯里一阵沉默。

????丁少仪看着何胜明安静两秒,才露出微笑来,细声细气道:“好,先上楼吧。”

????“嗯!”何胜明重重应了声,再环顾四周,感觉这是老天爷给他的第三个预示。自己现在和这么多领导挤在一起,老天爷一定是想告诉他,早晚有一天,他会变成这些人中的一员。

????何胜明同志,你大有前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