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已经逐渐接近傍晚,山边村落的百姓家中升起了炊烟。

????有百姓偶尔望向瓦风山方向,那边的阴云依旧不散,雷鸣声倒是弱下去不少。

????“下午这天真怪,那头太阳还挂着呢,瓦风山上说阴就阴,打了这么久雷也不知道雨有多大……”

????“嗨,山里头的天不就这样嘛!”

????有村落百姓在村头一边闲聊,一边等着自家婆娘做好晚饭来叫自己。

????“今天晚上不会下雨吧?”

????“说不准呐,一会吃完晚饭如果云不散,就把外头晾晒的衣服收进来。”

????“嗯!”

????这边外头的村民还闲聊着呢,对于山里头妖怪的形式已经急转直下。

????继半脸妖怪被抽出妖魂之后,第二个倒霉的就是蛇姬,因为惊慌间想要钻山而逃,导致自己身体原形被杜明府城隍法相死死按在洞中。

????无数勾魂索连番在后抽打,使得蛇姬妖魂不稳被晃得与肉身出现一丝脱离现象,然后马上又更多勾魂索捆住妖魂,各司神官纷纷同勾魂使者一同牵锁扯魂……

????剩下两妖最后需要单独在大阵中面对两府大城隍和其他各路鬼神,根本挺不住多久。

????日落前夕,眺望地平线,天边是一片红彤彤的晚霞。

????瓦风山深处,近黑风沟一片的山体到处都是倾倒的树木和滚落的山石,山中灰尘还扬在空中并未彻底散去。

????这场稽州两府鬼神同妖邪之间的战斗算是已经落下了帷幕,被抽魂缉拿的妖物两个,另两个则最终被打得魂飞魄散,但说不准死透了还是幸运的。

????瓦风山上空,青藤剑此时于空中横剑入鞘,漫天剑意顿时收于鞘中,天空隐约可见的星空都更清晰了一点。

????各路鬼神似是感受到剑意消失,抬头望向天空仙剑。

????不等鬼神有什么反应,在轻微的锋鸣声中,仙剑直接化为一道流光冲向高空,逐渐在鬼神视线中淡去消失,入了天际罡风之中。

????“不知此仙剑是何方高人所有,多亏此剑相助,今日才能如此顺利降服妖孽。”

????“嗯,剑光也不知遁去了何方?”

????“想必定是遥远之处。”

????诸多城隍相聚的场景是极为难得的,这会也就隔着山两边闲聊几句。

????而下方有两府鬼差和阴阳司主官探入妖洞中查看,随后找到一处怨气源头,发现了黑暗中的累累白骨,足有数百之多,将两府各个城隍和属官都气的不轻。

????只是这些死者很可能是从别府他州掳来的百姓,否则这么多数量的凡人死于妖邪之口,两府阴司再怎么也不至于毫无所觉,也侧面说明这伙妖怪很懂得钻阴司的空子。

????等一切事了,天色已经化为夜幕,两府各县城隍以瓦风山中线为轴各站两边,相互拱手。

????“各位,此间事了,我等也该散去了,这一伙妖孽同本府城内一起案件有关,那蛇妖口中怒骂的‘红骷髅’就是案犯,不如就由我春惠府阴司带回去审讯,然后告知诸位结果如何?”

????春惠府城隍朝着前方和左右城隍拱手。

????“赵城隍不必多礼,春惠府本就是稽州州府,由你带去审讯最合适不过!”

????杜明府城隍也开口表态,其他各县城隍自无不可。

????“多谢李城隍,多谢诸位城隍,我们后会有期了!”

????“诸位城隍后会有期!”“后会有期!”

bet36体育在线bet36 ????这场面确实难得,几方城隍相互告别之后,各自或飞遁或挪移而去,只余下瓦风山深处的一片狼藉,所幸靠近黑风沟的位置,也极少有山民会靠近,更不用说探入黑风沟底,否则看到那深处累累白骨怕是会被吓死。

????在近山乡民看来,瓦风山方向的阴云在天黑后不久终于散去,雷声也彻底消停了,能看到山那边的星空了,也就放心的继续将衣服在院中晾晒。

????。。。

????春惠府府城,贡院旁的桂香客栈内,尹兆先已经烧退清醒了过来,尽管现在是晚上,他却还在房内有些心绪难安的以灯火照明看着书。

????“哎…惹到了妖怪,可怎么办呀…不能一直待在春惠府吧,家里怎么办,功名怎么办……”

????昨夜城隍托梦的事情换做常人应该天明日光一照就会记忆模糊不清,可尹兆先却记得清清楚楚。

????梦中春惠府城隍似乎也不太了解妖怪来路,好不容易有了施展抱负的可能,要是不明不白的被妖怪吃了就太不甘了。

????‘不知道去庙里求个护身符行不行?’

????下午的时候春惠府知州大人还派人来看过他,询问病情,当时尹兆先也是一副神衰的样子,旁人以为是因为生病,其实都是愁的。

????‘要是计先生在这就好了…’

????望着眼前书籍上的文字,尹兆先依然集中不了精神,似乎逐渐视线都恍惚起来,打起了瞌睡,不一会就靠在桌上睡着了。

????“尹解元,尹解元!”

????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尹兆先一下抬起了头,发现屋内不知何时站了两个身穿黑色官袍的差役,样式略显古怪,高耸的差役帽上居然还有字。

????一人帽上书写:夜巡日不巡。

????另一人帽上写的是:管阴不管阳。

????虽然感觉有些异常,尹兆先还是站起来拱手询问。

????“两位差爷是?”

????见尹兆先询问,两位差役模样的人朝他拱了拱手。

????“尹解元,春惠府城隍大人有请!望解元行个方便,随我们去一趟!”

????‘真是阴差!’

????尹兆先心中一惊。

????“两位差爷,难道我尹兆先阳寿已尽?”

????“呵呵呵…尹解元莫怕,并非你阳寿耗尽,而是城隍大人有事相邀!”

????“不错,事后我等会送你回来,无须担心!”

????不是死了就好,尹兆先定了定神后答应了阴差,随着他们一同离去,并且很神奇的体验了一把穿门而过的感觉。

????出客栈,穿街巷,没多久尹兆先就恍如穿行在雾气中,一步步随着阴差踏入阴司。

????对于一个凡人来说这绝对是特殊的体验,虽然都如同雾里看花,但却真的瞥到了阴司的繁忙,见到了诸多鬼差,还看到过阴司内判官在批阅公文,甚至听到一个方向传来鞭打声和惨叫声。

????印象最深的惨叫似是来源于一女子,凄厉无比有些吓人。

????“尹解元,那边惨叫的是一凶恶妖物,此前残害之人甚多,刑罚还远远未够。”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这边请!”

????尹兆先也不敢多说更不敢多问,随着阴差到了一间大殿,十分类似春惠府城隍庙主殿,一府城隍就坐于其上。

????尹兆先不敢怠慢,连忙朝着城隍拱手作揖。

????“宁安尹兆先见过城隍大人!”

????城隍从座位上下来,引其前往一侧茶几座位。

????“尹解元不必多礼,请这边坐!”

????看着一脸紧张的尹兆先,城隍也就开门见山的说了。

????“尹解元,此前袭击你的妖孽已然神形俱灭,其他妖孽也尽数缉拿诛灭,无法再害人了。”

????尹兆先一听,刚刚忐忑着坐下的身体赶忙下了位置,朝着城隍作揖行礼。

????“多谢城隍大人除了妖孽,这样在下就能安心了!”

????“尹解元不必多礼,此番说不准我等还需要谢谢你呢!”

????城隍这么说了一句,没等尹兆先疑惑太久就自行说了下去。

????“尹解元,你曾言结识一名奇异友人,昨夜妖物想害你的时候被他留下的手段击伤,你那友人是否随身带剑?”

????一般孕灵的仙器也会修行,不太会也不喜欢被藏在乾坤之物内,故尹兆先可能会见过仙剑本体,城隍才有此一问。

????“剑?”

????尹兆先想了想计缘的日常生活,摇了摇头。

????“不曾见过,不过……小儿曾说见过先生舞剑,落叶风花都随剑而走,见之如见明霞看朝阳,又有花开花落流水婉转的感觉……”

????尹青天生灵明加上年少心纯,见计缘舞剑更能感受清楚那股近道气息,感受到的也不仅仅是计缘舞剑的样子。

????尹兆先没见过,也很难说清楚,只能形容个大概。

????不过城隍听闻却面色肃然不少,心中原本六成的猜测差不多到了九成了。

????“尹解元,虽然你那友人或许已经知道了一些事,也或许在此等高人心中未必关心此事,但若他日你再次遇上他,请代为转交此物!”

????尹兆先见城隍递过来一片小拇指大小的乌木牌,上头还有一缕黑色绳穗,两面都没图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既然是城隍所给他自然也不敢怠慢,双手接过小木牌恭敬回答。

????“若见到先生,在下一定交给他!”

????“好,多谢尹解元了,耽误你这么久,也该送你回去了!”

????城隍送客,尹兆先也不敢在阴司多待,连连作揖告辞,城隍也微微拱手回礼,而带尹兆先回去的还是那两个阴差。

????路过某处,遥望罚恶司方向的一片幽红,不时就有嘈杂的诸多喊冤和惨叫声传来。

????突然间,又有着令人牙酸好似锯齿切割又好似抽打的声响起,在诸多声响中独树一帜。

????“呃啊……我都说了,我已经全说了…杀了我吧…呃啊……”

????女子清晰尖锐而凄厉的惨叫又冷不丁把尹兆先吓得抖了一下。

????“尹解元,请勿停下,随我等来!”

????阴差提醒之下,尹兆先赶忙随行。

????“好好好!有劳了!”

????。。。

????客栈房间内,尹兆先瞌睡得摇摇欲坠的头一点,“咚~”得一下砸到了桌面,随后清醒过来。

????左右看看,还是客栈房间,一只手中还拿着书。

????“我这是做了个梦?”

????尹兆先这么疑惑着,却是还未察觉右手上攥着一块清凉的乌木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