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出兵被否决了。

????可不出兵的话,就靠着北边的那些将士,能应对辽人可能的进攻吗?

????富弼的心中有些没底,就去求见赵曙。

????外面冷风嗖嗖,屋里却很温暖。

????光线从窗户那里照射进来,屋里亮堂堂的。

????富弼行礼后笑道:“有了这个水晶窗户倒是好,只是价钱却贵……”

????这个东西是很好,富弼都有些艳羡。

????作为宰辅,他自然买得起,可玻璃出货却有定额,不管你是宰辅还是什么,都得等着排队。

????赵曙惬意的感受着冷天的光明,“天气越发的冷了,这等时候在屋里取暖最是舒适。可关上门窗之后,屋里却昏暗,让人昏昏欲睡。如今有了这个水晶窗户,我在屋里看奏疏也无需点蜡烛,甚是方便。”

????富弼艳羡的看着那一扇大‘水晶’窗户,知道这是‘水晶’作坊给皇家的特供。

????要是老夫的书房和厅堂也有这等大窗户该多好啊!

????赵曙问道:“富卿家中还没有水晶窗户吧?”

????“是啊!”

????这是要赏赐我水晶?

????最好是赏赐个十几二十块,这样各个屋子都能弄透亮了。

????官家果然还是仁慈的啊!

????想到自己的家中以后亮堂堂的,富弼就忍不住笑了。

????赵曙淡淡的道:“那就再等等吧,作坊那边主要是优先供给外藩商人,毕竟他们的钱最好挣。”

????富弼一口气梗在咽喉那里,差点就上不来了。

????他再看了窗户一眼,说道:“官家,此次北行,臣最担心的就是耶律洪基是否会倾力南下……至于西夏,臣以为那是狼子野心之辈,不可倚仗……所以此次最好多带大军,一旦辽人南下,就果断拦截……”

????富弼的眼中多了厉色,挥手道:“到时候朝中派出使者……臣愿去一趟西夏,游说李谅祚夹击辽人……若是能一举击败辽人,恢复燕云,臣便是死在了西夏也值当了。”

????这个想法很大胆,也很激进。

????赵曙心中微动,但随即就摇头道:“此时不是时机,耶律洪基知道,我也知道,所以宋辽两国会有各种纷争,但举国征伐却不可能。”

????富弼有些悻悻然,赵曙笑道:“大宋如今蒸蒸日上,各种革新在慢慢推进,最需要的就是太平。”

????改革需要和平,最好是连续的和平。

????但赵曙知道不可能,当大宋强大到让辽人害怕时,他们会发狂般的对大宋发动攻击,妄图把大宋扼杀在成为巨人之前。

????要想让霸主让出自己的宝座,奢望和平的是傻子。自古以来,国与国之间的争斗永远都是兵戈。

????这便是国与国之间的较量,没有情义,有的只是血淋淋和算计。

????“外面有人畏惧了吗?”

????富弼低头,“是。”

????赵曙沉吟着,顺手端起茶杯,缓缓摩挲着温暖的杯子。

????“何为国?国以何为重?”他抬起头来,神色平静,“我以为当是人心。人心坚固,国祚就坚固。人心散乱,国祚就散乱……”

????若是沈安在,定然会总结出一句话:以人为本。

????赵曙起身道:“火药和火油弹已经被外敌所知了吧?”

????“是。”富弼说道:“在西南和府州,还有秦州等地,大宋的兵器都展露过了,敌军尽知。只是规模不大。”

????府州之战沈安就是靠着火药瓦罐,一举击溃了辽军引以为傲的重骑。

????所谓规模不大,指的是这几次战斗的范围不大。若是十万人以上的大会战,火药等兵器能否发挥决定性的作用,这个谁也不敢保证。

????“这样啊……”

????赵曙说道:“挑一支有火药和火油弹的军队出来演武,让朝中的臣子们看看,让他们看看大宋的精锐是何模样……”

????这是要坚定人心。

????“官家英明。”

????富弼出去交代了此事,随后就陷入了挑选哪支军队的烦恼之中。

????这是露脸的机会啊!

????一旦被官家看中了,以后飞黄腾达自不在话下,而且那支军队也能提高等级。

????于是汴梁诸军都开始了操练,可都指挥们却很忙,没空管这个。

????万胜军中,都指挥使黄义看着麾下在操练,却有些愁眉不展。

????“遵道,别的都指挥使都在找人说情!”

????黄义握着刀柄,唏嘘道:“此次若是演武出彩,这便是进了官家的眼,还有宰辅们,多好的机会啊!”

????折克行冷冷的看着前方的演练,没搭话。

????黄义见他冷漠,就苦笑道:“你是折家子,以后多半是要回府州去,可某却不行,只能在禁军里厮混。禁军说来高贵,可你也知道,内里也分了三六九等。咱们万胜军不算上等,所以某想谋划一番,此次便是机会……”

????折克行依旧冷漠。

????“哎!”黄义叹息一声,“你和归信侯交好,还有大王……若是他们能帮忙说一句好话,比某出去四处奔走都强。遵道,某……”

????折克行侧身道:“军主,此事安坐不动,任由他们挑选就是了。以后有了战事,咱们若是能上阵厮杀,自然会让那些人知晓万胜军的厉害。”

????你妹!

????黄义没想到自己说了半晌,折克行竟然还是这个态度,不禁有些火气。

????可折克行的背后有不少人,特别是沈安,那人下手狠辣,惹不得啊!

????“遵道……此事某便相求了。”

????黄义拱手低头,姿态终于放低了。

????求人就求人,偏生把话说的那么婉转,和文人一个尿性。

????折克行看了他一眼,说道:“某也不敢担保……”

????“尽力就好,尽力就好啊!”

????听到他松口,黄义欢喜的道:“你只管去,有人问某就说派你去公干了。”

????折克行收拾了东西,出去买了一只叫声清脆婉转的小鸟,然后提溜着去了沈家。

????“果果!”

????一进沈家,折克行吆喝了一声,稍后果果就带着花花来了。

????“折哥哥这是什么?”

????“丑死了。”绿毛见到是小鸟,就扑打着翅膀喊道:“赶出去!赶出去!”

????“很漂亮,谢谢折哥哥。”

????果果接过鸟笼,谢了折克行,然后带着自己的爱宠去了后面。

????沈安弄了个火锅,两人在书房里喝着小酒,颇为惬意。

????“黄义想争功。”

????折克行喝了一口酒,说了来意,然后皱眉道:“这酒太淡了些,烈酒可有?”

????“那是酒精。”沈安觉得这厮迟早会被酒精烧死。

????“某就喜欢喝那个。”折克行坚持。

????沈安没法,就叫人弄了些烈酒来。

????折克行喝了一口烈酒,舒坦的呵气道;“喝了这等酒,再喝淡酒,就会觉着这人都成了腐烂的东西,再无半点波动。”

????“各军的都指挥使都在跑关系。”沈安笑的很是恶劣,“富弼和三衙那里去的人最多,苏轼说御史台的人都在盯着他们,就等着拿到行贿的证据再动手。”

????折克行皱眉道:“蠢。”

????“是很蠢。”

????沈安得意的道:“新式火药是某弄出来的,神威弩也是,火油弹也是,要怎么演练,难道谁还能比某更清楚?那群蠢货去找到枢密院和三衙算是白费劲了。”

????折克行又喝了一口酒,然后觉得不过瘾,干脆拎起酒壶仰头就灌。

????“你慢点喝!”沈安满头黑线的道:“这是烈酒,能烧烂你的肠胃。”

????……

????回到万胜军中,折克行的身上带着浓烈的酒味,但言行举止却如常。

????“就去了归信侯处?”

????黄义很失望,“此事富相能拍板,归信侯虽然厉害,可却不及大王。若是大王去说一说,想来富相也会给面子。”

????折克行没辩解,只是吩咐道:“让兄弟们演练合击……”

????第二天上朝,沈安也出现了。

????“归信侯这是出窝了?”

????赵宗谔的身边依旧是空荡荡的,有人路过他的边上都会捂着口鼻,可见汴梁屁王的威名之盛。

????沈安不想搭理这厮,就敷衍道:“出来走动走动。”

????稍后朝会上富弼提出了几支军队的名号,“陛下,这几支军队还不错。”

????他没指点具体的军号,就是在避嫌。

????赵曙点点头,正准备挑选一支军队,突然看到了沈安,就说道:“你在家中厮混了许久,据闻乐不思蜀,今日怎地来了?”

????这货一来就没好事啊!

????沈安说道:“陛下,臣以为此次演武的目的是振奋人心,那么自然该让精锐来担当。”

????富弼点头道:“是精锐。”

????那几支军队都是汴梁禁军中的精锐力量,富弼并未徇私。

????沈安笑道:“陛下,臣这里倒是有个想法……神威弩、火药、火油,这三者要如何融合在一起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臣拉着折克行他们研究了许久,在万胜军中也试了许久……”

????“融合?”

????赵曙的兴趣来了。

????那些蠢货,去枢密院求人求的低三下四,却无人想到去找沈安帮忙。

????大家都以为此事是富弼决断,所以自然去找他,却忘记了沈安是这些新式武器的发明人。

????……

????宫门外,知道今日决定人选的都指挥使们都在蹲守着,黄义也在其中。

????“富相很亲切,说是我部不错。”一个将领得意洋洋的显摆着。

????另一个将领不满的道:“富相还说我部冠绝汴梁禁军。”

????“……”

????一群将领在相互显摆埋汰对手,就黄义蹲在那里不吭声。

????“黄军主,你这是……”

????有人见他可怜,就安慰道:“此事鹿死谁手还未可知,你莫要绝望。”

????黄义苦笑道:“是,某没绝望。”

????这是个绝好的崭露头角的机会,谁都不肯放过。

????可黄义却没跑过枢密院和三衙,让这些都指挥使们都觉得这厮是放弃了希望。

????“那你找了谁?”不管古今中外来,要想办事顺利,就得去求人。

????黄义苦笑道:“归信侯。”

????众人都笑了,“此事是枢密院做主,归信侯却没法干涉。”

????“是啊!”黄义也觉得是这样。

????“来了来了!”

????大门里一阵喧闹,这是散朝了。

????三衙指挥使一出来就被围住了。

????“殿帅,可是下官所部去演武吗?”

????“殿帅……”

????殿前司指挥使板着脸道:“是万胜军。”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