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被骗怎么办????此时还有两名太子身边的供奉决心赴死,即便任轻狂拼死的一击都甚至无法重创林意,他们朝着林意前行的身影都没有停止,然而此时,听到萧谨喻的这一句话,这两名供奉却都是身影一顿,脸上都有种被人喂了大粪般的神情,那那种决心赴死的壮烈情绪都被彻底无语的感觉冲淡了不少。

????旁人不明白底细还好,他们可是时刻在萧统和这南広王身边,这南広王之前何等的嘴脸他们是比任何人清楚,这南広王之前为了和萧珏划清关系,是如何怒发冲冠,如何斩钉截铁的说萧珏是野种的画面还无比清晰的浮现在他们的眼前,现在竟然来了这样一出?

????“无耻至极!”

????这两名青衫供奉气得无语,此时混在人群之中的太子萧统更是气得差点直接闭过气去。

????他之前还在想,到底是何等的智障才生得出萧珏这样的逆贼,他现在却是明白了,这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真的是一样一样的,现在谁告诉他萧珏不是南広王亲生,他都不信。

????“见风使舵倒是快。”

????林意自然不会相信萧谨喻的这番鬼话,这是萧谨喻的地盘,萧谨喻自身又是神念境的修行者,像他这样的人要是一开始就有异心,怎么可能会被挟持。

????不过对于这霉米王爷而言,见风使舵原本就是他的特长,此时他也不深究,忍不住哈哈一笑,朝着萧谨喻出声处就掠了过去,直接便喝道:“那太子在哪里?”

????萧谨喻眼珠子一转,心中觉得有所转机,再准备豪赌一把,正要抬手朝着太子逃遁的方位点去,就在此时,两道厉叱声却在他身边暴起:“你这逆贼,不怕诛九族!”

????一道飞剑夹带着风雷之势,直冲他的面门,另外一名青衫修行者却是双手光华闪烁,就像是双手之中有两座青山生出,不断生长,朝着萧谨喻拍去。

????这两名青衫供奉原本只想阻挡林意一瞬,但此时他们却只想杀死萧谨喻,在他们想来,萧谨喻哪怕只是点出太子方位就已经不妙,若是再呼喊王府中人一起捉拿太子,那太子真的是死路一条。

????林意原本就不想轻饶萧谨喻,他最好这两人能够将萧谨喻杀了,这样一来他倒是省心,再加上他本身就想看看和沈鲲师出同门的萧谨喻有什么手段,所以他此时虽然来得及,却根本不想出手帮忙。

????“你们!”

????萧谨喻悚然一惊,但手段却是不弱,令林意有些刮目相看。“嗤!”他的衣袖之中冒出一道深紫色的剑光,在那道飞剑距离他面门堪堪只有一尺时,直接将那道袭来的飞剑磕飞。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平直的往后退去,左手划了一个圈,拍向那名青衫修行者手上的两座青山。

????轰的一声,他左手那一个圈之中竟然生出一圈赤红色的火光,火光之中剑气四射,竟是带着强烈的本命元气。

????那手持两座青山的修行者一声闷哼,整个人竟被他硬生生的震飞出去。

????“果然是名师弟子。”

????林意忍不住摇了摇头,虽然这两名供奉都只是承天境的修行者,但萧谨喻能够一瞬间便直接瓦解这两名供奉的拼命之势,倒也不是寻常的神念境修行者能够做到,而且这一手“火雀剑环”是独有的本命剑防御秘术,也并非轻易就能学会。

????他也不想浪费时间,就在那名青衫修行者被震飞的刹那,他一步上前,一掌就拍在那名青衫修行者的背上。

????那名青衫修行者的身体被他硬生生拍停,背部咔嚓一响,两股大力相冲,这名青衫修行者眼前一黑,一口鲜血喷了出去,便顿时晕厥在地。

????“太子殿下,你不要不明事理,赶紧出来受降。”

????萧谨喻体内气机震荡,兀自有些气喘,但他口中却是不停,叫喊出声。

????与此同时,令方才这两名青衫供奉最担心的一幕出现了,他不仅是朝着太子逃遁的方位伸手点去,与此同时,也马不停蹄的大呼,“府中人听令,快围住太子,弃暗投明,林大将军必有重赏。”

????此时那名全力御使飞剑对付他的青衫供奉原本只是被震得气血沸腾,还能勉强控制住自己的飞剑,但是看到他这样的举动,听着他的呼喊声,这名青衫供奉直接就被气得口中鲜血喷出,那柄在空中震荡不堪的飞剑直接便斜斜的飞跌出去,不知坠入何处。

????这名青衫供奉的身体像秋天里树枝上的残叶一般疯狂乱斗,他伸出手指点着萧谨喻,“无耻…”。

????他心情太过激荡,说出这两个字之后,竟是气结,说不出别的话来。

????“父亲,你果然并非不明事理之人。”萧珏却很是欣慰。

????“罢了,罢了!”

????萧统此时才刚刚逃到王府后院,他听到萧谨喻的大呼,眼光扫过只见有些王府中人的眼神都已经不对,他便万念俱灰,觉得已经根本不可能逃脱。

????“放火!”

????但就在此时,一直死死抓住他手腕的沈从卿却是一声厉喝,发出命令。

????这声音一起,王府之中各处迅速有烟火味道散发,片刻时间,有明火生成,烟柱往天空冲去。

????“这贼子沈从卿,竟要烧我王府!”

????萧谨喻之前还喊沈从卿军师,此时看到王府四处着火,气得哇哇乱叫,更是伸指点向沈从卿和萧统逃遁的方位,“镇戊军的沈从卿带着萧统跑了,此人奸滑至极,还调来水龙车要用水驱散外面民众。”

????他的声音也才刚刚响起,外面街巷之中的镇戊军看到烟火为号,顿时呼喝声四起,果然是一根根银链似的水柱从王府外的街巷之中射出,落向王府周遭的人群之中。

????“设计倒是不错,若是不冲进来,外面大乱一成,倒是麻烦。”

????林意眼睛微微眯起,他知道若是不尽快捉住太子,乱面民众一乱,再加上那些镇戊军乱突,恐怕倒是要有不少死伤。

????“走!”

????“你跟上我,只要抓住太子,自然有你好处!”

????他心念电闪间,直接抓住了萧珏,再次横空掠起,同时对着南広王萧谨喻喝了这一句。

????此时王府之外他有两名神念境修行者,再加上萧谨喻这名神念境修行者,这太子根本不可能逃脱。

????“无用了,你且自去吧。”

????萧统也已是承天境的修行者,此时听着花园方位的破空声,他就知道不可能逃得走,他心如死灰,对着身旁的沈从卿说道。

????“吾等已尽人臣之事,太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不愿落入贼人之手受辱!”

????萧统此时倒还是觉得不要牵累沈从卿,但他没有想到沈从卿此时却根本连他的话都没有听,沈从卿的脑海里已经如同魔怔一般,响的全部都是一个声音。

????萧谨喻当众大喊贼子沈从卿,此时他觉得自己的名字已经在史书上光彩熠熠,缺的只是他这最后一步。

????他的声音出口,萧统却是一愣。

????此时萧统潜意识里只觉得自己走不脱,那最多便是被林意所擒,到时候看谈何等条件,他此时心中潜意识自然是想活。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自己右肋下一凉,他转头去看的刹那,只看到沈从卿的满脸狂热,眼中尽是那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幽光。

????沈从卿的手中握着一柄森冷的短剑,正刺入他的肋部。